初夏微凉windy

永远没空

给我的一个同学:


不要再执着下去了

他是不可能喜欢你的啊

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

别再一错再错了



放弃他吧

他不值得你去喜欢

如果再怎么错下去的话



你就会错过很多很多

爱你的人

放弃他吧。。。



刚刚才发现,为什么我的粉丝上有了个1?!真的有吗?什么时候的事,我怎么不知道?!

莲花

由前几天看见朋友发的莲花池的图片想出来的诗。  ໂ😆ໃ 



踏着清晨的微露

我看见莲花池里的莲花

开得那么美好

那么可爱






清风轻轻将它摇曳

阵阵莲香入我鼻腔

进我胸膛

仿佛把我拉进了花中






一个姑娘用她纤纤玉手

取下莲花的梗

摘下莲蓬的根






把莲蓬送予少年

将莲花给自己赏

望着那少年

姑娘吃吃的笑了

少年的脸悄悄红了






我望着他们

又看向自己手中的莲花

轻轻地笑了出来






莲花,这朵莲花

是否代表他们最真挚的爱情?





      感觉爱情换成友情也可以欸。。。🌚🌚🌚

      西皮羡澄羡,不喜勿入,Emmm。。。第一次写羡澄。另外ooc严重,写的不好请见谅,纯属一时兴起吧?我也不知道。。。瞎bb多了不好。

      还特别少。






      深夜,莲花坞里的一间屋子中,有两个少年:魏无羡和江澄。




     魏无羡闲着无聊,脑子中想着美酒的味道,于是拍了拍江澄的背,江澄有些不耐烦地转过身来,对他说:干什么啊,大半夜不睡觉烦人!魏无羡也不恼,对江澄说“江澄,你身上有钱吗?”他没好气的说“都睡觉了还带什么钱?你是不是有病!”





      魏无羡回“切,谁说不能带钱了?我下次就带给你看。”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!”江澄有些愠怒的看着他,他笑嘻嘻的说“没什么,就是想问你有钱没,我又想尝尝酒的味道了。”江澄听了,先是一愣,然后说道“魏无羡!!!”“师妹,你不能这么无情的啊!!!”“你叫谁师妹呢?!”




      ……





      “魏无羡,我现在把酒买来了,你倒是回来啊。。。”江澄望着那乱葬岗,左手紧紧握着陈情,他唯一所拥有的。






      可是,最后还是还回去了。他什么也没了。







     没了,就是这么短。

遲來的祝福

阿笑生日快樂!!!愛你😘😘😘


       10.30

生快

學生黨,提前祝福:

       生快。

        啊啊啊啊!!!今天下午去朋友家玩了,她家猫太可爱了!!!摸起来炒鸡舒服!只不过容易掉毛,让我回来时才发现自己外套粘了好多毛,弄不干净啊。。。不过值了!另外听说那只猫一被我朋友叫名字就会发情。。。蛤?母猫那么容易发情的吗?没事,反正又不是我,摸起来手感好就行,并且她家喵吸起来炒鸡舒服的。

      我朋友让我发的,她说就算很短也要发。。。🌚🌚🌚大概有借鉴,我也不清楚,如果觉得不好我很抱歉,对不起m(._.)m。








      今天早上齐芩死了,被车撞死的。那时候血流了一地,血腥味漂浮在空中,许多人都围了过来,对着他指指点点。不知道谁报了警和叫来救护车,把齐豫撞死的那个司机也是一脸惊恐。







      很多人来参加了他的葬礼。沈吟东也来了,整个葬礼过程他都垂着眸一言不发,小雨悄无声息的下了起来,打湿了众人的头发和衣服,头发轻轻粘在了他的脸上。不知过了多久,人都一一离开了,留下他一个人在齐豫碑前。雨中的他显得有些单薄,沈吟东盯着墓碑,眼里的情绪十分复杂。







      过了半晌,他忽然苦笑了起来,捂着脸蹲了下去,喃喃自语,“齐芩啊,你怎么就这样了呢?你走了,我怎么办?”一个声音传来“欸,我还在呢,别瞎说啊!”沈吟东闻声抬起头来,齐,齐芩?他一脸惊愕,他抬起手要抓住齐芩的手,却穿过去了,齐芩说“我现在是以灵魂状态存在的,你碰不到的。”他这才发现,齐芩是悬空的。






      齐芩抬头看了一下天,又对沈吟东笑着说“我要走了,记得等我回来啊!”说完又隔空在他额前给了一个吻。这一吻,庄重而神圣。渐渐的,他便消失不见了,只留下一片尘土。







      沈吟东扯出了一个笑,说“好,我等你回来。”







      没了,我需要再提高自己的能力了。。。太差了。。。😖😖😖

      啊。。。我又回来了。。。依旧智障呢。




     一天,当肖依云懒在沙发上低头玩手机时,秦书栏就把头凑过来,说“肖依云,今天是你生日?”他头也不回,敷衍到“啊。。。是啊,怎么了?”秦书栏瘪了瘪嘴,故作可怜说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?”“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?”肖依云回他,“既然你已经知道了,那请在今天之内给我个礼物吧。”





     “什么?!你这不是为难我吗?”秦书栏惊到,肖依云转过头对他笑了笑,说“是啊,就是为难你啊。”“我。。。我你,你。。。”他气到狠不得吐血。




     秦书栏在书房里负着手走来走去,一脸为难的样子,喃喃道“怎么办啊怎么办啊。。。”又过了半晌,他作恍然大悟状,心里有了个办法。




    

     当肖依云收到秦书栏的短信时已是下午三点左右,于是他按秦书栏所说的话到了那里。





     这是一块空旷的草地,两旁没有人,很安静,中间有个很大的盒子。肖依云见了,疑惑的打开了盒子,突然里面有个人在里面站了起来,说道“依云生日快乐!!!”着实把肖依云吓了一跳,看清楚那人是秦书栏时,拍了他一下,嗔怪道“你这是在干什么呢?!”





     秦书栏笑嘻嘻的说“给你的礼物啊,我把自己送给你,怎样?”“那。。。我就勉强收下了,不然你这样怪丢人的”肖依云说话时脸微微烫了起来,他见了,笑容更深了几分。





     (结局被我吃了,嘻嘻)




       写完后自己看了一遍,感觉。。。好短哦,并且还十分智障,剧情不好。。。在崩溃边缘徘徊。🌚🌚🌚😂😂☻

智障文又重出江湖了呢。(●─●)



在他面前的景象是一片荒凉,血腥味飘浮在四周,扑进他的鼻腔,人们一群群倒在地上,狼狈到让人不忍直视。。。这座他和自己的朋友拼了命才守住的城,被屠了。


‘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。。。’他想到,他的身子不住地颤抖着,他无力地蹲在地上,把剑放在了地上,无神的双眼遥望着天空,脸色似乎显的更加苍白了几分。



一只手轻轻搭在了他的肩上,道‘似鸾,别太伤心了,又不是你的错啊。’他缓缓转过头来,与那说话的人四目相对。


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过了半晌,被唤‘似鸾’的人轻叹了口气。对那人牵强的笑了笑,道‘我也不是有多伤心,只是惊讶一座城,竟然可以1个时晨便屠完了,而曾经我们护了几个月,还没有安抚好那些人的心呢,人就没了。’



听罢那人忍不住抱住了他,闷闷道‘没事的,到时候如果我们把屠城的人抓住了,那仇便可报了。’‘其实流年我觉得吧,仇也不必报了,反正人都。。。死了,并且这几月来我太累了。’似鸾淡淡地说。


因为他真累了,身子累了,心也累了。流年不自觉的抱着他更紧了几分,道‘累了没关系,还有我呢。。。’‘嗯,还有你。’似鸾回到。



我还有你,但也只有你了。今夜似鸾邀他一醉方休,流年想了半晌,答应了。


今夜他们喝得烂醉如泥,突然,流年问似鸾‘似鸾,你。。。的姓是什么?’似鸾闻声放下酒坛,沉默了一会,道‘陈’陈似鸾。。。流年在嘴中喃喃道。



‘似鸾,’流年唤他,但他没有回应,流年也不顾了,自顾自地说下去,‘我。。。其实很喜欢你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可能是三年前相遇的时候,可能是一年前你帮我包扎的时候,可能是几个月前,也可能是今天下午。。。总之,就是喜欢上你了。’说罢他转过身去看似鸾,发现他也看着自己。


似鸾目不转睛地盯了他一会儿,又对流年笑了一下,道‘我知道了,我也是。’其实当流年叫他名字时,似鸾酒便醒了几分,听着他说的那副话,脑内不禁开始了高速运转,整理好思路时他自己也发现他好像对流年也有一些特殊的情感。反正也不亏,也就承认了。




流年似乎有点不相信,把双手搭似鸾肩上,道‘真、真的吗?你没骗人么?’‘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’似鸾拍开他的手,笑道。


护表心意后,他们一起睡去,早晨醒来能看见对方的容颜,不是很好么?



只愿,这不是一场黄粱美梦。


我原本打算写虐的,但却写甜了,想改又太懒🌚🌚🌚将就看看吧……